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7-10 07:48:56

                                              但吴凡也补充道,医疗人工智能发展的当下,除了为人类做贡献,一定也要注意,它是不是会伤及人类的利益,这些利益包括个人隐私等。今天,中国疾控中心公布了“2020年6月至7月北京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进展(二)”,其中再次强调,根据流行病学调查及病毒基因测序结果分析,引起此次疫情的毒株为L基因型欧洲家系分支I,排除由动物病毒外溢传染人导致本次疫情的可能。至于病毒如何引入市场以及在市场内的扩散、传播机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吴凡表示,今后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中,新技术的应用场景将更加广阔。不仅是医疗方面,甚至包括气象数据、农业部门的数据和动植物的数据等,都会参与到公共卫生体系当中。

                                              7月11日上午,在2020世界人工智能健康云峰会上,特别设置“战‘疫’双侠高峰对话”,“疾控女侠”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吴凡、“硬核医生”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教授张文宏进行主题为《人工智能如何应对全球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高峰对话。

                                              同时,吴凡认为,通过大数据进行深入发掘,可以分析该病例的发生时间、空间以及气象等,跟市场、农产品等之间有什么关联。

                                              张文宏:要充分利用技术,但是不能迷信技术

                                              此外,还可以通过大数据来感知生态文明,“通过数据模型可以对未来预测,比如今年上海雨水多、天气比较闷热,那么蚊子就更容易生长。”

                                              吴凡:大数据能动态感知病例关联情况

                                              在病原学检测方面,中国疾控中心对北京52例确诊病例样本的新冠病毒全基因组高通量序列测定结果显示,与武汉参考毒株NC_045512序列相比,所有样本在C241T、C3037T、C14408T、A23403G四个位点发生突变,并且在28881-28883位点发生GGG突变为AAC,符合L基因型欧洲家系分支I基因位点的突变特征。河北、天津市确诊病例样本新冠病毒全基因组高通量序列与北京病例样本的全基因组序列100%相同,同样存在相应的变异位点,同属于新型冠状病毒L基因型欧洲家系分支I。

                                              对于大数据给医疗带来的便捷性,两位专家均给予了肯定。

                                              他又具体指出,大数据临床应用还存在比较多的障碍,不像流行病学领域的应用。在临床上,很多特殊案例都超出了人工智能的算法边界。AI在影像学领域发展很快,但面对新冠肺炎这一新发传染病,当没有足够数据“喂”给AI,甚至无法正确读片,最终还是只能依靠医生的经验判断。